未分类

成人污视频

夜幕降临,通州城运河两岸的大农场开始收工,忙活一天的劳工们已是精疲力尽,开始吃晚饭洗漱,然后倒头就睡,几乎都没有人扎堆聊天,不是没聊头而是实在是太累了。

累但很充实,特别是肚子充实。这边的伙食远比京城那边的救济粥棚好多了,至少管饱,而且听闻还会给些工钱,这让难民们很是欣喜真的希望这种活多一些长久一些,不然眼瞅着就到冬天了,日子怎么过啊,不饿死也冻死了。

大批番薯和土豆下了播种下了地,为免遭难民偷窃更是有京营士兵十二时辰不间断巡逻,好在并未发现有偷盗现象,毕竟这边的饭还是管饱的,更不会为了一时口腹之欲丢了糊口的工作。

城外的难民在生存,城里头的百姓在生活,只是眼下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也仅仅比生存好那么一点点儿。

但好在他们的精神生活还是比较丰富的,比如每天都能听到很多有的没的各种小道八卦,特别是今天皇后和公主出宫募银的事成了今晚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自家人聊的不过瘾还要端着碗到门口和街坊邻居吐沫横飞的扯。

普通人家也就这么点八卦的事了聊,但官宦之家却又有不同,在天黑之前便有一个消息在京官们之间传播:大明朝第一权监东厂小太监明儿乔迁开席大宴。

这绝对是官场上的一件大事!

官场也是江湖,有江湖就少不了人情世故,当然比普通的人情世故复杂多了,因为涉及权利的分割,调整,交易。

权监,这两个字包含的东西太多了,不用多赘述一目了然,不说魏忠贤刘瑾那些大佬当年如何的门庭若市,很多官员抢着去拜访然则苦于没有门路进不去,便是宫里二十四衙门的几个权监,身后都有很多官员趋之若鹜。

何况如今的如日中天的常宇。

多少人想拜他门下走他路子,只是这家伙行事风格怪异的很,极少同文官走近又多在军中,以至于很多人投书无门!

眼下他借乔迁大宴宾客,瞧这意思是谁来都行啊。

萝莉夏美酱学生制服娇羞图片

只是人家乔迁你去贺喜总要有贺礼的吧,这一下可愁坏了很多人,不是不知道拿什么,而是没东西拿得出手。

原因很简单,与后世相比,大明朝的京官真的是驴屎蛋外面光,实则穷屌丝一个。明朝官员薪水很低众所周知,很多官员养家糊口都难,入京后都是租房子住,而且工资低就低吧有时候还以杂物抵薪,比如桌子板凳之类的,这是真事绝非信口胡诌。

想讨个前程就得拜个门路,现在有门路了但你得弄块敲门砖,然则就这块敲门砖难倒了很多人,毕竟一部分京官是真的穷,小的人家看不上,大的自己掏不起。

就在这时又一个消息传来,人家那太监说了,京官五品以下不受礼,送了也不受,有心的话上门喝杯薄酒道声喜就可以了,送啥都不受!

这让很多人开心不已,却令一少部分人皱了眉头,五品以下不受,那以上得送什么好呢?

另一个消息也很及时,乔迁所受之礼全部捐给皇家学堂。这令很多人豁然开朗,人家要的是现银呀!

这几把是个奇葩。

从未见过明目张胆要银子的,这算不算索贿呢?

于是这个话题在当夜成为最高的讨论度。

不过常宇对此丝毫不关心,这些风声都是吴孟明一波一波放出去的,他此时正在衙门了开宴席庆贺衙门又得三员大将。

席间皆武夫,言谈粗俗却又豪情万丈,聊武技,聊经历,恭维他人时也不忘给自己贴金,比如某日在某处遇到多少凶悍贼人,然后怎么血战突围之类的,众人听的入迷,常宇也是津津有味,虽听出有些夸大,但也不是胡诌,毕竟这个冷兵器时代又是乱世,常在江湖跑的人哪有不遇鬼的。

王征南今日在衙门里一战成名自是引席间众人恭维不已,言其将来成就不在吴中之下,令其好奇不已,吴中何人?

虽未捧一踩一,但另外两位王朗和李炳宵两人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李炳宵还好些他所擅是轻身术而非拳术,王朗作为一派开山祖师爷眼见众人如此推崇王征南,心里当然不好受,于是不停的举杯自饮。

常宇瞧了他这番举动便知其心境,这个时候王朗刚创出螳螂拳不久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而且其武技并不必王征南逊色多少,只是实战经验远远不及,于是便出声安抚:“武技之所以叫功夫,便不是一日可成之事,需日积月累慢慢磨出来的,除了勤学苦练之外还要有丰富的实战才能提高境界,有句话叫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否则闭门造车练不出什么好功夫的,撑死就是一井底之蛙”。

王朗早闻产常宇战神之名,只知其善打仗并不知其精武技,甚至被白天其踢翻以及看到常宇锁住王征南也认为只是偷袭而已,此时听其对武技竟有这等见解心中惊讶不已,赶忙站身拱手道:“卑职受教了,督公言军中最是锻炼武技之地,日后卑职请随从军”。

常宇点点头:“想从军锻炼武技日后有的是机会,不过上了战场却是凶险万分万不可逞强,任你武技多高一个不慎都会万劫不复!”说着扭头看向王征南:“本督说的没错吧。”

王征南点点头:“冲锋陷阵同江湖厮杀或较技完全两码事……”话匣子一打开便滔滔不绝,说的虽都是真理,却让王朗内心有些反感,说来说去就你最厉害呗,毕竟这时候王朗还很年轻又喝了酒,心中不服表情也就反应过来了,却怎么能逃脱常宇的眼睛,于是便挥了挥手阻止王征南继续说下去,问王朗:“你可听过王来聘这个人?”

王朗一怔:“有些耳熟,这人是?”

“这人是大明朝第一个武状元”王征南插了句嘴。

因重文轻武,明朝武科没有殿试也不设一二三甲的区分和名号,直到崇祯初期或许是有感朝中无将可用亦是想抑文扬武便在京城举行武举会试,而王来聘就是当时被他钦点的武状元,成为了大明朝第一个武状元(也有说中国武榜有状元,也是从王来聘开始的,这个交给专家去考证吧)

至于为什么明朝前期不选武状元其实除了重文轻武外就是觉得没必要,因为明朝是世兵世将世袭制,军将不用参加科举就有职位,比如戚继光十几岁就世袭登州卫指挥佥事(相当于军区副司令)所以没必要从民间选拔来当兵当将领的。

再说了科举考试的项目都是强弓硬弩弓马骑射加兵法,这些东西都是民间禁止的的项目只能从军中选拔,显得多此一举。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将领都是世袭制,以至于军二代不思上进多是盲流,参加科举只要诵读《武经》就完事了相比文科考试简直是让人笑掉大牙,参考人的积极性也不大。

言归正传,这王来聘被点为状元,当时就授衔为副总兵,然后没多久登州叛乱,他就上战场了,然后就没了。

堂堂武状元刚上战场就死了,这在当时也引起不小轰动,也让武术界的人意识到,战场同江湖的不同。

没有人怀疑王来聘这个武状元是水货,事实上能被点为武状元的都是全能的,除了不俗武技外,弓马骑射过关,还要孔武有力!

当时参加考试的能运百斤大刀的也就王来聘和徐彦琦两个人,这力气已是相当惊人了,运百斤大刀的难度不低力举千斤石!

便是常宇都运不起来,也就吴中和屠元那种天生神力之人才行!

一个全能的武状元上了战场几乎没冒泡就战死了!王朗闻之心境再无托大之意,便拱手对王征南道:“受教了”。

谦虚使人进步,常宇很是满意,指着陈家兄弟道:“这都是上过战场的亦是一等一好手,往后多交流多切磋”。

王朗赶紧躬身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