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喵咪avmiaomi最新地址

“牧白呢?”

“仙童那一击,相当于原子弹爆炸了,恐怖绝伦,牧白如今恐怕已经死无尸了。”

“仙童这是怎么了?难道被杀心迷失了心智,连牧白怎么也杀了?”

杨幽若,何文东,沉云大师,归云手流觞,八臂浮屠陈大千,千里追风血无涯…等人也是彻底的懵逼了。

而此时的牧白,也处在懵的状态。

因为施展三头六臂的神通之后,威力比他预想中要强大的太多了。

在彼此相差将近四万年法力,也就是四个亿的战力值前提下,依然能将秦广王镇压的死死的。

“叮,系统警报,主人已经连续点燃V3鸿蒙值30分钟,如今仅仅剩下6000鸿蒙值,已经不足以点燃V3的鸿蒙灯,是否选择跳档到V2?”

与此同时,系统的提示声响起。

“不对呀系统…我出手的过程之中,也是能影响观战之人的情绪的,难道没有增加一些鸿蒙值吗?”

牧白傻眼了。

若在地星,哪怕遇到三大洞天的洞主,牧白只要点燃V1鸿蒙灯几分钟就能解决战斗了。

金发萝莉花海里俏丽迷人

可今日他遇到的对手实在太强大了。

之前的黑山老妖,冰雪女王,如今的秦广王,均是狠角色。

若打斗闲暇间隙之中,忽然熄灭了鸿蒙灯,就有被偷袭的危险。

这也是牧白为何一直选择长期点燃的原因。

而正是这个原因,导致他二十几万的鸿蒙值部都消耗一空了。

“主人,在场观战的妖族人马并不多,所以你满打满算也就获得了几万的鸿蒙值,之前打打斗之中,获得的鸿蒙值已经累计进去的…”

系统道。

听到这话,牧白更显无奈。

好在眼前秦广王已经被牧白给重创了,若没有意外的话,今日的大战已经告一段落了。

“孽障,你欺本阎王太甚,休怪本阎王放弃脸皮,豁出去请他九位兄弟一同来黑山,联手绞杀你。”

与此同时,已经身受重伤的秦广王掐出一个法诀。

一股玄之又玄的意念之力,顷刻间从他掌心消散,散落在周遭的天地之间。

“不好…秦广王方才动用了意念神通,将眼下的情况反馈给其他九位阎王,请他们来助战了。”

三七身为地府的孟婆,一眼就看出了秦广王的手段,沉声提醒道。

见到这一幕,面色又再次难看起来。

他之前之所以消耗大量的鸿蒙值,长期点燃V3的鸿蒙灯,无非是想留着那张无敌领域符,将来去西游的天庭搜刮一方。

如今秦广王通知其他九殿的阎王赶来助阵,这不是间接逼着他动用压轴的底牌吗?

刷!

心绪急转间,牧白落在了杨幽若的面前。

“仙童,牧白他…”

杨幽若连忙询问,不过牧白却没有给她机会。

拿出一张地星传送符,注入到了她的体内:“回去。”

随着牧白的话落下,杨幽若的身影快速的消散在了原地。

“杨幽若呢?她难道被仙童传送到地星了?”139中文

“仙童,你已经送走了那么多人,趁着这空闲,把我们也送回去吧。”

何文东,空静大师,真玄大师,沉云大师,流觞,陈大千,血无涯…等人立马看出了端倪,欣喜若狂的说道。

“你们的话…还是留在这里陪着我好了。”

牧白直接拒绝了。

这地星传送符的确还剩下好几张,勉强送这些地星的人回去也是可以的。

但这群人,之前不听牧白的劝告,自作主张的开启了秘境传送的试验,以至于让牧白非常反感。

留下他们在秘境里吃点苦,然教训了。

“啊?我们这是回不去了,不是吧?”

“仙童,我上有八十岁的爹妈,下有嗷嗷待哺的孙子,他们还等着我养呢,我不能不回去呀,呜呜呜!”

何文东,空静大师,真玄大师,沉云大师等人懵逼了。

“秦广王兄长,你用仙念召唤我等,所为何事?”

与此同时,周遭的天地间,响起了一阵阵如马达急速转动的轰鸣声。

紧接着,虚空之中出现了九个真空旋涡。

跨出了九道伟岸的人影来。

这九人身穿官袍,气势不凡,分别是楚江王、宋帝王、仵官王、转轮王…

“十殿阎王部都来了?天啊…”

“我们这次彻底的完了,恐怕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骇然声,抽气声,尖叫声此起彼伏…

这一刻,何文东,空静大师,真玄大师,沉云大师等人脸上都腾升起了死灰之色。

牧白之前的确击败了秦广王,凶威无限恐怖。

但眼下地府十大地府执掌者部汇聚,这可是十位法力接近天仙巅峰的存在呀。

“秦广王兄长,你这是怎么了?是谁伤了你?”

其他九位阎王目光看向了倒在地上,身受重伤的秦广王,眼里都是错愕和惊疑不定之色。

他们对秦广王是万分了解的,法力无限接近玄仙,手握生死簿和生死笔两件仙器,神通广大的很。

眼下竟然被伤成了这样?

“诸位兄弟,今日有一妖童来我们地府闹事,杀了我们地府不少阴司,更是将为兄重创,为兄无奈之下,只能请你们来助阵了。”

秦广王狼狈的爬起身来,阴测测的盯着牧白,咬牙切齿的道。

“小崽子,你竟然敢伤我们大哥?”

“孽障,秦广王乃地府的第一阎君,哪怕在天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你伤他,莫非想跟整个地府,整个仙界天庭作对?”

顺着秦广王的手势,其他九位阎王目光看向了牧白,森然的怒斥道。

“各位阎君,之前大水冲了龙王庙,是一场误会,不如大家一起坐下来喝杯茶,吃顿饭,客客气气的冰释前嫌,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牧白讪讪的说道。

如今鸿蒙值耗尽了,而架也打的差不多了。

若没有必要,牧白实在不想动用无敌领域符这个最强大的底牌,以此打的玉石俱焚。

“之前你欺本王孤身一人,将他打的遍体鳞伤,如今见到我们人多势众,就说化干戈为玉帛,你痴人做梦!”

秦广王面怒狰狞的道:“诸位兄弟,无需和此獠废话,一起上,将他擒拿下,打的形神俱灭,如此的话,才能泄我心头之恨!”